您当前的位置:首页?>?stock?>?要闻

万达商管营收利润双降股权频繁质押 王健林重拳反腐

时间:2019-10-24 16:15:59??来源:《商学院》杂志??作者:??

近日,大股东频繁质押商管集团股权、商管集团营收利润双降、重拳反腐,万达集团不平静。

天眼查显示,大连一方集团董事长、万达集团大股东孙喜双再次质押其所持万达商管股权。9月25日,孙喜双作为出质人,向广发银行大连分行质押1000万股万达商管股份,这已经是自2019年以来第8次质押万达商管股权。

据万达商管《债券半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万达商管营业收入为330.48亿元,同比下降36.19%。万达商管利润总额130.84亿元,同比下降38.71%;净利润100.18亿元,同比下降36.8%;万达商管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4.85亿元,同比下降34.94%。

据万达官网显示,8月30日,万达集团发布内部公告称,4名管理人员严重违反集团制度,向商户、供方及员工索贿,金额巨大,已涉嫌犯罪。目前,万达均与上述4人解除劳动关系,并移交司法。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万达“腐败案件”违规的4名员工均是商管口线,从地方单店到区域管理层,形成了利益输送链条的腐败窝案。

对于大股东减持商管集团股权的原因、腐败事件是否导致商管集团营收净利双降等问题,《商学院》记者向万达方面发出采访提纲,万达方面以“万达这边除了董事长和品牌刘总,其他人不接受采访”为由婉拒了记者。

频繁出售股权营收利润双降

9月25日,万达集团大股东孙喜双再次向广发银行大连分行质押1000万股其所持万达商管股权。2019年来,各股东方对万达商管股份的质押多达28次。这些股东包括大股东孙喜双、董学林、丁明山、何志平等。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认为,大股东频繁质押股份的原因与其自身的财务状况有关,显示出其目前现金流较为紧张,急需通过质押方式获取相应的借贷资金。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则认为,大股东减持也会对万达的企业形象及投资者信心造成影响。

万达官网上显示共有四大集团:商管集团、地产集团、文化集团、投资集团。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曾表示,地产集团就是为商管而存在,每年需要力争上10到15个重资产项目,保证商管每年开业50个广场,“地产集团每年还是要有几百亿元销售额。”据此前媒体报道王健林在2019年1月份的内部讲话中提到,“万达商管就是万达的核心产业和核心现金流。”可见,王健林对万达商管集团的重视程度。

2018年1月,万达商业引入战略投资者,腾讯、苏宁、京东、融创四家股东以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

此后,万达商业暂时解决无法如期上市难题。万达商业更名为万达商管集团,万达商业的上市计划,也交付给万达商管。

同时万达商业拆分成商管、地产两个子集团。万达商管必须在1至2年内消化房地产业务,万达商管今后不再进行房地产开发,成为商业管理运营企业。

然而,近来,万达商管近来日子并不好过。据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9月2日发布的债券半年度报告中显示,这份核心产业处于转型阵痛中,多项核心指标同比下滑。

数据显示,上半年,万达商管营业收入为330.48亿元,同比下降36.19%。拆解来看,主营业务收入为328.4亿元,其他业务收入2.03亿元。

与此同时,万达商管利润总额130.84亿元,同比下降38.71%;净利润100.18亿元,同比下降36.8%;万达商管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4.85亿元,同比下降34.94%。

对于营收、利润的下滑,万达商管表示,原因在于销售物业收入下降。报告显示,万达商管集团物业销售营业收入为134.4亿元,同比下降61.81%,毛利率37.81%,同比也下降10.28%。

张波分析称,从大环境来看,2019年全国整体的商业物业的成交行情都在走低,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万达销售类物业有着较为明显影响,对于改善营收最为直接的方式就是通过以价换量方式来带动成交量提升,同步加快项目的开发进度以更快速度回笼资金。

严跃进则认为,随着全国商业地产项目的增加,分摊了万达商管集团的利润,从而导致营收和利润双降。

屋漏偏逢连夜雨,万达商管在多项核心指标同比下滑的困境下,万达商管腐败事件也渐渐浮出水面,而屡禁不止的腐败行为、大额的腐败金额或是引起万达商管集团营收利润双降的原因之一。

“铁腕”反腐

素有“铁腕 ”手段反腐的王健林,对占小便宜、贪污腐败、舞弊零容忍。8月30日下午,万达集团召开全集团廉洁自律警示教育大会,并公布《关于对王焱斌等人移交司法的审计通报》。据万达集团发布内部公告称,4名管理人员严重违反集团制度,向商户、供方及员工索贿,金额巨大,已涉嫌犯罪。目前,万达均与上述4人解除劳动关系,并移交司法。

据了解,此次万达集团腐败案发生在武汉,涉及金额总数近亿元,经集团审计中心查实,商管集团原总裁助理兼华南运营中心总经理王某、武汉区域原招商营运副总经理密某、黄冈万达广场原总经理付某、孝感万达广场原招商营运副总经理张某任职期间发生,区域管理层联同地方单店,操纵投标、入股多家出租商户,调任之后仍然收受中标单位的贿赂,严重违反集团制度,金额巨大,已涉嫌犯罪。

这已经不是万达第一次内部反腐了。2018年1月21日,王健林在对2017年工作做出总结时称,反腐卓有成效,“审计中心去年查处263起违规事件,解除劳动关系129人,司法立案三起,为企业挽回损失1.3亿元”。

据多家媒体报道,2018年8月1日上午,在建国门的万达总部,两名万达高管被朝阳警方带走。据悉,此次案件或与安徽的项目有关,项目公司以销售去化有困难为由串通集团高管放宽审批权,将房子以极低的折扣卖给了外部供应商,从中赚取差价。此次共牵涉区域公司、集团公司20余人,集团高管个人非法所得金额高达千万。

为何万达集团年年岁岁持续反腐,但是腐败问题还似毒瘤般难以消除;素有“福尔摩审”之称的万达审计部门在其中究竟扮演怎样的角色?

地产开发很多业务端口的从业人员都直接和钱打交道,从上到下各级管理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以权谋私可能性极大。比如,项目拿地环节,明招暗定、以非公开竞价方式违规取得项目;工程施工建设环节,增加额外工程量、非法转包或分包、选择指定的供应商;住房销售环节,以低于正常价销售的特价房源方式,违规办理商品房预售许可资质;房地产营销环境,选择指定的宣传途径等。

而万达商管集团直接和租户打交道打交道,滋生贪腐事件的概率更高。

公开资料显示,万达审计队伍成立于2001年,其成员由财务、工程、预算、土水电各专业人才组成; 王健林本人十分重视审计部门,他曾在一次演讲中说,“我个人在集团不分管具体业务,唯一管的部门就是审计部,审计部就相当于万达集团的纪委!”

根据万达官微披露,万达每年要审计一两百次,涉及公司上千家,覆盖所有业务领域。而这每年一两百份的审计指令,每份王健林都亲笔签署。

在过去几年间,万达已将多位内部涉贪腐的员工移交司法机关,今年王健林依然维持了这一“铁腕”作风。

严跃进分析称,万达腐败的问题实际上和企业规模扩大,相关管理者的管理半径拉长、相关内外部监管缺失等都有关系。此外,与行业壮大下的一些经营价值观缺失也有一定关系。尤其是在业绩目标追加和职业经理人追求个人高收入等情况下,更是容易发生腐败问题。

从职位上看,包括拿地、项目招投标、招商引资、采购、房屋销售等领域实际上都会发生腐败的问题。严跃进建议,万达集团后续还需强化内外部管控,尤其是地产行业需要强化诚信建设,对于一些有腐败污点的职业经理人,需要进行严格管控及做出行业禁入的惩罚。

张波认为,房地产内部反腐其实一直有之,但今年内部的查处力度尤其大。从万达处理的管理人员来看,大都是区域运管和招商的管理层,这类岗位由于存在为谋求不正常竞争而生产的利益输送,往往是易于滋生腐败之地。而万达对于内部人员的处罚也显示出,以往大步快走规模化的方式之下,许多内部腐败往往会被表面光彩的业绩所掩盖,放缓脚步,从规模化向高质量发展换挡过程中,内部的问题更易曝光。

对于万达集团未来的发展情况,《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文章来源:《商学院》杂志)